Son 在美式音里面是 /ˈsən/

我听来听去没听到 /ˈsən/
话说这个音标应该是同音咱们汉语的森字吧。

除了死记硬背,也确实经过了死记硬背,还是对正版的词典的音标的标注,感到一些“emmm惊讶”。
oald 官网的 son 不管美式还是英式,音标都是/sʌn/。
在我继续查,oed 的音标标注出现了分化,英式/sʌn/,美式/ˈsən/。
我总是记不住 m-w.com 是美式英语词典,mw官网的 son 的音标就是 /ˈsən/ 但是这不能怪我啊喂,因为我看音标实在不会想到去看韦氏音标啊,还要多学一套孤例

别纠结了,两个是一样的。所以说要看发音说明。
image

没重音符号的是
image

所以说只有IPA是准的,别的一人一套。

3 Likes

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美国人把love / lʌv / 读成/ ləv /,跟英国人读love的区别就是口张的大小区别和舌位高低的区别。美国人的这种读法省力,口张开一点点而已。
美国人把大量的/ʌ/音弱化成了/ə/音,其实就是美国人偷懒为了省事让这个音逐渐演化成现在的这种读法。
/ʌ/ 音本身口张开的比 /ə/音张开的大一点,舌中后部比 /ə/音抬起的稍高一点。
差不多可以理解成美国人把/ʌ/ /ə/ 大致合并成了/ə/音。美式英语中也有不少语法规则比英式的简化了一些。
说明一下son这个词美国人发音和英国人发音出入不大。

1 Like

同一元音/ʌ/的开口度和舌位高低英美两国有没有区别没调查过不好发表意见,有差别有也很正常。同一国家内都很难做到绝对统一。

不过下面这点

不敢苟同,原因很简单:

首先,用KK音标标示的辞典写的也是/ʌ/。目前也只看到韦氏用这个标法,还在单音节前加了一个重音符号’,非常反常,所以我也觉得奇怪去查了一下。

果然,它写明了,这个加重读符号的/'ə/就是IPA中的/ʌ/,不加重音符号的/ə/才是真正的IPA中的/ə/。
还写明了:例证中abut的a是后者,u是前者。所以显然这两者是两个音,并没有合成一个音。最多只能认为作者把它们看作是相近的两个音,类似带:的长音和不带:的短音的关系。还是两个音,参与辨别词汇的。

而且,非重读央元音/ə/是很多重读元音的弱读形式,并不只是/ʌ/,也不只限于美语,口语中相当常见。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同音合并是一个极大的全局变化,会影响词的辨别。虽然历史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比如日语中じ、ぢ现代日语中发音完全一样),但是和这里的/ʌ/和/ə/是两回事。比如中国有一部分人会前后鼻音不分,还有人学港台说话故意这样说,但仍不代表在中国前后鼻音已经合并成了同一个音,人生和人参还是完全不一样的。

2 Likes

ʌ和ə在kk音标中本来就是一样的(只是轻重不一样,发音是一样的),而且不叫ʌ弱化成ə。

2 Likes

ʌ和ə压根就不是一种东西。美国人最早还从英国移民到美洲大陆的呢。发音的时候舌位就根本不一样。比较发音的差异是根据发音时舌位的差异,不是根据你感觉怎样我感觉怎样他感觉怎样。要不然当年Daniel Jones就不会在十九世纪末去拍舌位的X光片。然后确定了不同元音舌位前后高低的差异。然后就演化成下表


如果美国没有独立,那美式英语就是英语的一种方言。就算是最早的那批从英国移民到美洲的人发音和现在一样,他们最初接受cut / kʌt / 读音的时候就是根据自己听到的感觉,他们那个地区的人可能有些人能读出接近标准的/ kʌt /音,而有些人就读成/ kət /,还有些人读成既像/ kʌt /又像/ kət /中间派,他们还没移民到美国的时候,他们当中受到良好教育的人应该大多数发音接近标准的/ kʌt /,那些发音更像/ kət /的人他们发音的时候就是实际上把ʌ弱化成ə,只是他们心里感觉自己读的是对的。就像中国人读有些汉字读错一样,那他读错的那个音和正确的那个音就不是一样的东西,只不过他自己可能认为自己读对了。压根就不是发音轻重的问题。那如果教发音从发音轻重去教,那你怎么去定义标准的发音轻重问题?是你发出的音的多少分贝值?还是比谁的嗓门大?那高音喇叭发出的肯定比人的高。那如果不是按照分贝值,那按照发音震动的频率么?频率高的就重?那如果也不是。那按照啥决定标准音的发音轻重问题?难道是按照音乐上的音的高低标准?是不是学发音还要先去学学音乐上的基本常识?如果还不是,那到底根据啥去定义标准音的轻重问题?
美国人把ʌ音读成ə本质就是发音的时候弱化造成的,这跟弱读产生的弱化差不多。弱读中也有大量的音弱化成ə音。
上面的这个美国人的这个视频就是我发的这个元音的梯形的这个图里的内容,只不过她用的美国人使用的音标

又不少人把done读成“蛋”,而不是“档”,根本问题所在就是读错的人根本不知道ʌ音的舌位,但是没发现有人把on单词读成“按”,那son美国人也不会把这个词读成森,而是和英国人读的没多少区别。个人观点,你熟悉哪种音标就看哪种音标,除非你各大音标流派都熟悉。就连剑桥英语发音词典和朗文英语发音词典都是以英式音标符号标注的英式发音和美式发音。美国人教发音的时候很少会告诉你舌头发音的时候放什么地方,他们的方式基本就是采用听起来像啥就啥的方式。跟中国教汉语拼音从一九五几年制定出现在的拼音符号开始到现在一直是采用拼音符号像哪个汉字的音去教的。这种教发音方式落后很多年了。就连书店里的教普通话的书里面都没有拼音发音舌位方面的内容。从汉语拼音出生到现在他们一直没弄明白拼音舌位问题。当然他们认为这个问题不存在。

1 Like

先把这个 s ə n 不能 读成“森”存档,我蛮好奇在剑桥语音在用这册书里,中级或者高级篇,是否会有解释。突然很想刷课,我去听课去了。

剑桥语言这种书只是讲解基本内容,这种内容不会深入去讲。你如果真想深入了解,需要到实验语音学里去找,实验语音学就是另一个极端,里面研究共振峰啥的,很多发音的参数啥的都是用软件,他们经常用praat这个软件。这个praat软件学好了可以用来鉴别两段不同录音是不是同一个人说的。


1 Like

如你所说,我先学完初级的再说难的吧。我记得我看过商务馆的短视频邀请了一个教授,那个教授(如果我没记错)他说国内英语专业很少开语音学(检索关键词,在语音学名著商务印书馆售卖专场)
马秋武,音系学。我也不懂,没记住。

谢谢推荐,我发现这个第五版是40块,最新版是第七版,62块,我已经下单了最新版了。
买的是汉译翻译版,没敢买影印版。我怕看不懂影印版好像就是约等于外语原版。

作者写完第五版就去世了,第五版有中文译文版,第六版是作者老婆给整理的版本。第七版我没见过,不知道。第六版网上有可下载。好像没啥区别。个人感觉没多少买的必要,因为里面也没讲出多少内容来。
最新语音学2011.6th ed.A course in phonetics.pdf (10.3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3.rar (10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4.rar (10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5.rar (10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6.rar (10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7.rar (9.7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1.rar (10 MB)
语音学教程 第五版.part2.rar (10 MB)

1 Like

买都买了,现在不是没有zlib了么,忘了去搜。

下单可以退了。我把第五版的PDF文件发上去了。你看完了就知道了,好像没啥东西

好的好的,我看看。谢谢你哦

两个关于发音的视频.rar (4.8 MB)
这两个视频分别介绍了两个软件,都是国外软件。其中ARTUR这个是瑞典的,没销售地址啥的,另外一个是泰国的,多年前还能找到那网站,不知道为何现在找不到了。泰国的这个软件当时折合人民币一千多元(当时价格是包含邮费的,就是一个行李箱里面有光盘啥的)。Google Play上还有越南人写的多个语种的类似发音软件,后来因为有些家伙胡折腾和越南关系不好,中国的用户就没法使用那些越南的软件了。这种软件日本人也写过,那个网站忘了。客观说,就算是泰国的这软件能找到或者买到,现在能不能过海关都是问题。

谢谢,我看看视频先。你是懂这些的,我还不懂,茫然中学学看吧。

你还是听原声吧,你用的韦氏网站是有原声的,两者虽然接近但区别还是不小的。只看音标会看糊涂的。或者你就认定某本辞典(比如AHD、OED)作基准,其它都只用来参照。

你会有这个困扰,以及上面一直在争是不是一个音,其实关键都是标音方法的问题。
类似的问题还有很多,比如-ly的y和fit的i是不是同一个音以及是不是应该标示成同一个音等,汉语拼音的韵母e,在e,ie,eng中出现的是完全不同的音。

韦氏的编辑也许认为IPA的/ʌ/音可以近似看作IPA/ə/音重读的一个变体,所以在他自己的体系都用了/ə/,确实两者发音位置和方法也是相近的。所以同一个/ə/在不同标音体系下被读成不同的音的情况并不少见,只有IPA是相对统一的。汉语拼音中的d和英语音标中的d还有日语罗马字的d也是不同的音,你之前好像也问过这个问题,标示成IPA才会现原形。

作为半个专业人士,最后还是给个建议吧,如果只是选修一门语音学的课,大致的精神领会即可。除非你是专业的,否则太叫真反而会觉得哪个都有缺陷了。现实生活中,不同的人,甚至同一个人在不同时间发的同一个音都不可能完全一样,所以同音的认定是一个最大公约数而不是一个绝对值的问题;一般考查的开口大小和舌位高低也是连续性的(日本最近的研究甚至发现舌位的左右位置也有影响),即相邻的音界线也相对模糊,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

1 Like

是的,我接触的资源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