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古汉语范畴词典·时间卷2020.3.1

整页+切图2版
此书在亚马逊有电子版,有兴趣的可做做文字版。
https://www.amazon.cn/dp/B018Q6K12G
内容简介
《古汉语范畴词典》是作者在吕叔湘先生的引导下,对古汉语疑问、时间语义范畴进行几十年研究的成果。《时间卷》的本体部分包括三千多个记时词语,每个词语都有精确的释义和精选的若干例句,上起甲骨文,下迄明清小说,时间跨度大。书中按照现代汉语词典的排序原则进行排序,即按英文字母的顺序排序,对每一个疑问词条均进行了解释,并列举了出处。
作者简介
王海棻,女,汉族,生于1937年8月1日,河南郑州人。1955——1959年在天津南开大学中文系学习。1959——1962年留在本系读古代汉语副博士研究生。1972——1977年,在故宫博物院从事青铜器和古文字研究工作。1978年,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工作。1992年晋升为研究员。1997年退休。


陈和年
我一直认为,汉语语法史研究的深入,有两项工作必须走在前头,一是专书的研究,一是范畴的研究。专书研究现已得到较多人的关注,而范畴研究关注的人则还很少。究其原因,或许因为范畴是讨论一种语法意义的表达范围的,所涉及的材料,外延几乎是无限的吧!
吕叔湘先生是最先关注汉语语法范畴的语言学家。他在《中国文法要略》下卷《表达论》中,以大半篇幅讨论了“数量”、“指称”、“方所”、“时间”、“反正·虚实”、“传信”、“传疑”、“行动·感情”等八种语法意义的表达方式和范围,总名之为“范畴”。 “搜集的用例还相当多,安排得还有些条理”(吕叔湘《中国文法要略》〈修订本〉序),但当时毕竟还没有条件对这些范畴的外延作非举例式的、尽可能完备(在古汉语范围)的收集、描写,并在此基础上进行更全面深入、更有条理的总结。接力棒传给了他的弟子们。
王海棻在与吕先生合著的《马氏文通读本》完成后,便把大半精力投入到古汉语两个范畴——疑问范畴和时间范畴的研究上,写成《古汉语范畴研究·疑问卷》和《古汉语时间范畴研究·时间卷》(下称《时间卷》)。这里着重谈谈《时间卷》。
《时间卷》和《疑问卷》一样,是一部兼有实用价值和理论意义的研究性著作。它的本体部分包括数千个记时间语,每个词语下都有精确的释义和精选的例句。仅这些工作已经足以使人啧叹,而实际与作者的前期工作,其量远不止于此。由于记时词语的不封闭性(开放性),对它作穷尽性的搜集是很困难的,何况限于词典的规模和读者对象,入典词语不能不有所选择。这数千个词语只是作者搜集中使用频率较高、不加解释又不易为一般读者所明晓的。随手摘取几个:两日、晡夕、长赢、长至、暢月、吉亥、既生魄、浃日、九春、菊节、腊序、兰时、孟陬、杪冬、蒲节、骑秋、僧夏、柔日……像这类词语,怕连具有高等文化的人也未必能解得确切吧!还有些词语,虽未必常用或难懂,却有类型代表性质,便也收入典中。这数千条词语下列举的例句,总计约有万条,上起甲骨文,下迄明清小说,时间跨度之大、所反映汉语记时词语面貌的准确、清晰程度,都表明了作者研究工作的深度和难度。
对于语言研究者来说,词典的数千余条词语只是研究资料,更重要、更有意义的部分是词典开头作者写的那篇研究报告:《古汉语时间范畴综说》(下称《综说》)。它是作者多年研究古汉语时间范畴的科学总结,它从汉语记时词语的特性、记时词语的结构类型、记时方法与社会文化的密切关系,以及时间范畴的历时演变诸方面,为我们画出了古汉语时间范畴的清晰图象。
《综说》首先对记时词语的不封闭性及造成这种不封闭性的原因进行了相当深入的探讨。它指出,“记时词语的不封闭性,或说开放性”是“人们无时无刻不生活在时间的长河里,需要记录和表述的时间概念极其复杂”所决定的,而使这种不封闭性成为可能的原因则是记时词语组成的多样性———构成方式既丰富,能产性又极强。古汉语中,时间名词和时间副词虽然是有限的,但可以大量借用其他类词与之结合为新的记时词语。而时间词本身的同义连用、近义连用、反义连用,以及时间名词的词义引申与交互使用等,也都可以构成新的记时词语。
《综说》还讨论了记时词语的模糊性,指出有些词语本身就代表着多种时量,有些记时词语是带有比况性和约估性的,有些词语受语境影响可出现两可的甚至相反的记时含义,这都表现了汉语记时词语的模糊性质。《综说》还对记时词语的结构类型进行了归纳分析,详列出从单词到成语的各种结构方式。
《综说》用较多篇幅阐述了汉语记时词语中丰富的文化内涵,展示出在科学记时工具(钟表等)发明以前,我们的先人已经发明了多种多样的记时方式和丰富多彩的记时词语。比如:以天色的明暗、日影的变化、星月的运行规律、农事活动和物候的变化、动物的活动规律、人的五官四肢运动等记时。“透过这些记时方法,可以了解到不少社会礼制的、民俗的乃至心理方面的文化现象”。
可以看出,作者在这方面确实思索有日,开掘颇深,读来使人多有所获,兴味盎然。以我有限的见闻,称《综说》是迄今对古汉语时间范畴考查最深入、描写最细致、论述最全面的一篇学术专论,或许不是妄谀。从另一个角度说,这本书给应用语言学、文化语言学研究也提供了一个较好的样品。

自 序
在写成《古汉语疑问范畴词典》后,我就开始对时间词语进行搜集和研究,并写出《古汉语时间范畴词典》(下简称“两典”)。后者卷首长文《古汉语时间范畴综说》,是全书的纲领。它首先指出时间词语的不封闭性(开放性),因此对它进行穷尽性的搜集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选取数千个使用频率较高、不加解释又难懂其意者加以阐释。如“暢月”、“既生魄”、“破瓜”、“骑秋”、“柔日”等。
《综说》还归纳出十馀种古汉语记时方式,如:以天色明暗记时(昧爽、黑早)/以太阳的位置记时(日高、日中、日斜)/以霜、雨、露等记时(霜节、雨水、寒露)/以社会习俗记时(蒲节、正灯、三浣)/以人的四肢五官的动作记时(反掌、旋踵、眨眼、转瞬),等。这些问题,目前研究和论及者尚不多见。
此次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将《两典》作为《古汉语范畴词典》的《疑问卷》和《时间卷》同时出版,我趁此良机进行了增补,使其内容渐臻完备。
作者
2015年


https://pan.baidu.com/s/18QnyfdIRgnWFVipImKIf4g

2 Likes

谢谢楼主分享。
大词典可检索后,利用率就高多了

乍一看还以为是英语里头的register概念,原来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