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汉英大词典》(上)的翻译问题(转载)

《中华汉英大词典》(上)出版于2015年8月,消息不灵通的我却到2016年才知道。当时,囤积词典的欲望又把我控制住了。我就在网上买了一本,于2016年7月拿到手。随意翻看之后,我却有些失望,因为某些词条的译文数量过少,甚至有错。为了让编者增加译文,改正错误,我就开始收集相关的词条,并陆陆续续发到网上。后来,编辑团队于2017年7月7日在网上回复了我:“非常感谢您为《中华汉英大词典》提了这么多宝贵意见,陆谷孙老师一贯非常重视使用者反馈,也时常叮嘱我们《中华汉英大词典》应该是开放的、互动式的,因而对于您的意见,我们非常重视。本词典的执行主编与责任编辑商定回复如下……”既然他们回复了我,那就说明他们态度很好,也注重网络上的意见。就这一点来说,我还是挺满意的。然而,他们有些回复却让我困惑:“大型词典通常只收通用名称,否则会过于臃肿”。我在网上温和地怼了他们。

1.) 词典本身欢迎读者提建议,建议提出来了又说不符合收词策略,建议也就成了无用功。那么,词典的前言或者某个地方为什么没有明确提及这种策略呢?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我相信还会有很多读者提出类似的建议,最终结果还是会因为不符合收词策略而遭拒绝,又会增加无数的无用功。所以,还是希望编辑团队再斟酌一番,明确收词策略。

2.) 还请在收词策略里面界定“通用名称”。这个工作很有必要。以尺蠖为例,geometer属于通用名称,而 measuring worm、spanworm、cankerworm不属于通用名称么?另外,measuring worm,spanworm,cankerworm似乎比geometer更加形象、易记吧?词典给的译文也是希望读者用得上、记得牢吧?如果这个说法成立,那measuring worm,spanworm,cankerworm似乎属于容易记得牢的单词。

3.) 对于避免臃肿这种看法,我觉得还可商榷。《中华汉英大词典》想必也有一定的雄心壮志,会追求高查得率。陆谷孙早就说过:“与学院派不同,我顽固地认为,词典的第一要素是查得率,没有其他方面可以与之相提并论。查得率是一个很低级的要求,但是符合了最广大读者的需求。”如果同一词条收词较多,查得率自然就高,能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这样做了之后,即便将来合并上下册或者仍然单独出版,那总厚度也比外研社《新世纪汉英大词典》多不了几分吧?词典质量高,远胜同类词典,定价合理,自然会卖得好。届时,其他因素都是次要的。还请重新考虑。

4.) 词典也应该是用来增长见闻、提升兴趣的吧?看看washing bear,再看看浣熊,词典编辑是不是有点兴奋呢?居然对应得那么好。而且,非正式名称就不收么?如果这也属于收词策略,那么也应该在总的收词策略里面说清楚。

5.) 看你们这样的策略,我也明白了花生只收peanut,不收groundnut,monkey nut,goober,goober pea;自行车撑脚只收bicycle kickstand,不收陈忠诚爷爷早就提到的prop stand;饺子也不会收gyoza;下册的鸵鸟也只会收录ostrich,而不收OED2里面的camelbird。

他们也回复了,却显得有点着急,乱了方寸。

《中华汉英大词典》对于任何人的质疑或建议都持有开放的态度,但这并不意味着无原则地接受,否则大词典就会杂而无章。大型词典只收通用名称这一点无需特别强调,因为一个事物,学科之间、区域之间甚至不同年龄层之间对其用词都可能不同,大词典怎可都收?另外,任何出版物包括大词典在内,都是人编的,而每个人因其知识结构、个人偏好等原因对同一问题的看法多有不同,一个人强烈建议收的词在另一个人看来则可能无收录必要。

既然他们都这么说了,他们的思路就和我不一样,也没兴趣和我继续掐。我也就不再多费唇舌,只是继续挑错而已。但愿真正开放的人能接纳我的意见,让这本词典编得更好。如果没有那样的人,那我只有下辈子自己编了。

  1. P282:“充气轮胎”的译文inflated tyre明显错误,因为这是充满气的轮胎,打足气的轮胎,而充气轮胎是轮胎的一种类型,叫pneumatic tyre,区别于实心轮胎solid tyre。如果真要用上和inflate相关的译文,估计也就只能用inflatable tyre了。另外,如果有读者怀疑inflated tyre的含义,可以对比over-inflated tyre及under-inflated tyre,其含义则一目了然,再无疑义。

  2. P282:“充值卡”的译文漏收了top-up card(2016年7月26日)。

  3. P481:“冬瓜”的译文收了wax gourd, white gourd,却没收winter melon。而winter melon其中一个意思就是冬瓜,见于AHD5的P1987。当然,wintermelon还可以指honeydew melon和crenshaw。(2016年8月9日)AHD5原文:winter melon:Atendril-bearing, sprawling annual plant (Benincasa hispida) widely cultivatedin tropical and subtropical Asia for its waxy-skinned edible fruit.b. The fruitof this plant, often cooked as a vegetable or boiled and sweetened as a confection.Also called【 wax gourd】。

  4. P676:“钢筋”的译文漏收了最常用的rebar 。

  5. P792:“海归“的译文放到“海龟”的第二条译文里面了:overseas returnee。

  6. P780:“国库”的译文漏收了state coffer。而这种说在国外很常见的,最近的例证就是关于冈比亚总统携款潜逃的新闻。他走之后,国库都空虚了(2017年1月23日)。

“The Gambia ‘missing millions’ after Jammehflies into exile.

State coffers are said to be empty astroops secure Banjul for the return of President Adama Barrow.

来源:The Gambia 'missing millions' after Jammeh flies into exile - BBC News

  1. P835:"黑材料"的译文漏收了compromising material或者damaging information。国外媒体报道俄国可能掌握Trump的黑材料时,用的就是这两个短语,现成的、鲜活、地道、切题。而这本词典secret damning evidence的意思接近“强有力的罪证”,与黑材料的含义离得有点远,因为黑材料不一定是真的,不一定是罪证,而可能仅仅是有损声誉。至于词条下的the faked and incriminating dossier material也仅仅是解释,而不是翻译,可惜得很(2017年1月20日)。

  2. P942:“祸不单行”的译文可补充“bad moments tend to be groupedtogether”。

When sorrows come, they come not singlespies, but in battalions。

  1. P905:浣熊的译文只有racoon。可是陆谷孙《英汉大词典》第2版P2301写着:washingbear=racoon。洗就是浣。(2017年4月18日)

  2. P103:壁虎的译文只有gecko。如果编词典的人翻到陆谷孙《英汉大词典》第2版P2294, 他们就会发现wall lizard,壁虎。同时house lizard也是壁虎。壁虎有很多种,这几种壁虎也不一样,而词典的作用之一正是提供多种译文。(2017年4月18日)

  3. P1016:监狱的译文收了prison和jail,没收gaol。(2017年4月18日)

  4. P829:荷包蛋的译文只收了:①fried egg;②poached egg。我想,编词典的人也是查词典的人。如果编词典的去查备受推崇的W3,那么就会发现P1747写着:poachedegg……also called 【dropped egg】 (2017年4月18日)

  5. P1192:蝌蚪的译文只收了tadpole, 没收polliwog/pollywog。后面两个词都很容易查到,为什么没收?(2017年4月18日)

  6. P631:蜉蝣:mayfly;ephemera。陆谷孙《英汉大词典》第2版P557 :drakefly=may fly。指蜉蝣ephemera。为什么会漏收drakefly?(2017年4月18日)

  7. P72:鲍鱼的译文只收了abalone,ear shell,没收sea ear和ormer。(2017年4月18日)

  8. P58 :包谷,maize;corn。漏收Indian corn ;

  9. P59:包米,corn;maize。漏收Indian corn 。

P60:苞谷,corn;maize。漏收Indian corn 。

P60:苞米,corn;maize。漏收Indian corn 。

P60:苞芦,corn;maize ,漏收Indian corn 。

  1. 《英汉大词典》第2收录了durra、 jowar 、Indianmillet、milo、sorghum、grain sorghum,虽然类型不一样,但都是高粱,也就是蜀黍。

《中华汉英大词典》的高粱却只有kaoliang、Chinese sorghum。这是专门描述中国的高粱么?

  1. P273:尺蠖,looper,inchworm,geometer。漏收measuringworm,spanworm,cankerworm,spanner。(2017年6月30日)

  2. 但愿下册不会漏收【卫生筷】的译文waribashi。(2017年6月23日)

  3. P234:超速罚单,speedingticket。似乎还可以收录speeding citation?(2017年7月9日)

  4. P542:罚单……超速罚单,a speeding ticket。似乎还可以收录speeding citation?(2017年7月9日)

  5. P884:花生,peanut。漏收groundnut,monkey nut,goober,goober pea。(2017年7月9日)

  6. P1055:饺子,half-moonor Chinese dumpling,tortellini……漏收gyoza。(2017年7月9日)

  7. P253:撑脚……自行车撑脚,a bicycle kickstand。漏收prop stand(陈忠诚《词语翻译丛谈》P46及P47,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0年)。(2017年7月9日)

  8. P192:草鸡……cowardly,chicken-hearted。漏收chicken-livered。(2017年7月9日)

  9. P192:草房,thatch-roofedhut。似乎还可以收录W3的P991的grasshouse和grass hut。(2017年7月9日)

  10. P495:独木舟,dugoutcanoe。漏收log canoe,pirogue,piragua。(2017年7月12日)

  11. P433:戥子,smallsteelyard。这是解释,不是译文。译文可能是OED2电子版、SOED6、Century Dictionary电子版收录的dotchin。(2017年7月12日)

  12. P668:杆秤,steelyard。漏收W3收录的lever scales。(2017年7月12日)

  13. P1132:酒糟鼻,drunkard’snose,acne rosacea。漏收rose drop,strawberry nose, brandy nose,copper nose,hammer nose,potato nose,rum nose,rum-blossom,toper’s nose。Rhinophyma;SOED6(2017年7月13日) | definition of rhinophyma;SOED6(2017年7月13日) by Medical dictionary

  14. P908:黄包车,rickshaw。漏收全称jinricksha。(2017年7月14日)

  15. P1216:苦瓜,balsampear,bitter gourd,Momordicacharantia。漏收balsam apple(也可指胶苦瓜),bitter melon,karela。(2017年7月14日)

34.P307:搋子,suctionpump[consisting of a long handle and a rubber bowl]。这是解释,不是译文。译文应该是plunger。(2017年7月14日)

  1. P183:菜籽油,rapeseedor rape oil。漏收canola oil,colzaoil。(2017年7月14日)

  2. P1087:金针菇,enokimushroom,Flammulina velutipes。漏收enokitake。(2017年7月18日)

  3. P969:急诊室,emergencyroom。漏收emergency ward,casualtyward,casualty department(急诊部),accident and emergency。(2017年7月23日)

  4. P1071:桔槔winch,well-sweep。错收winch,因为winch有滚筒drum,而桔槔纯粹仰仗杠杆原理,一端绑配重,一端绑绳子系水桶,架在木桩上,没有滚筒。漏收埃及的shadoof,原理、形状都一样,用途也差不多。还漏收印度的picotah。(2017年7月24日)

  5. P972:集合点,assemblypoint;rendezvous。漏收现场HSE文件里常用的muster point。(2017年7月25日)

  6. P828:河豚,globefish,balloonfish。漏收pufferfish。最近的新闻出现了日本的fugu fish。本词典准备收录么?Japanese city on alert for deadly fugu blowfish

  7. P320:垂柳,weepingor drooping willow……漏收garb willow(W3 P935)。(2017年7月31日)

  8. P398:漏收词条【单身公寓】。当然也就不会收对应译文garçonnière(意即a bachelor’s set of rooms orflat,SOED6 P1076)。同一页的相关词条【单身宿舍】仅收译文unmarried people’s quarters,singles dorm。(2017年7月31日)

  9. P73:暴饮暴食,toovereat and overdrink;to abandon oneself to food anddrink。似可增加go on eating and drinking binges。(2017年8月1日)

  10. P176:礤床儿grater。可增加译文mandoline。(2017年8月11日)

  11. P108:蝙蝠[Zool]bat。可增加译文rearmouse。照这种架势,未来的下册也不会收录rearhorse,螳螂的译文只会是孤零零的praying mantis。

  12. P508:对讲机,intercom,walkie-talkie。似可增收radio。

  13. P1172:开饭了,meal is ready。似可增加 come and get it。

  14. P1114:警察,police。漏收cop。

  15. P1114:警察局,policestation or department。漏收cop shop。我以为cop shop收在“局子”的译文里面了。可惜P1142的“局子”第2条收的是police station[or similar office]。

  16. P835:黑车, 1stolen or smuggled vehicle 2 unlicensed vehicle; gypsy[AmE] 3 black or unlicensed taxi。第3条漏收pirate taxi。

  17. 羊肠小道。这个就等下册出来再评吧。

  18. 围棋。这个也等下册数来再评。

  19. P1006:假账……做假账cook the books。似可增收keep two sets of books。

  20. 打水漂:1 toskip a rock over water 2 tothrow away carelessly; waste(money, effort, etc)(P365)。1漏收(play) ducks and drakes。

  21. 吊车:……~司机a crane driver(P462)。漏收crane operator。

  22. 封口费:hush money;gag(ging) money……(P608)。漏收ox on the tongue。

  23. 脚手板:scaffoldingor standing board(P1057)。漏收scaffold plank和foot plank。

  24. 安全:……~人员security personnel(P10)。security personnel是安保人员,safety personnel或者HSE personnel才是安全人员。

  25. 安全套:condom(P10)。加上rubber可好?

  26. 安老院:nursing orretirement home; home for the aged; old people’s home(P10)。漏收twilight home。

  27. 安全带:seat belt;safety belt……(P10)。漏收safety harness。

3 Likes

岂止是翻译问题,隔壁大神昨天有篇文字,可以看看。

中华汉英大词典会出在线版(A-K部份),还是挺值得期待的。

很受启发:如果从几本英汉词典的“反查”里提取出汉语词头,不就可以编纂一本汉英词典了吗?

是的^_^,但愿有人这么试试,哈哈

也难怪几年前隔壁版主klwo2:
隆重推荐hanyl05 的英汉汉英反查系列

(出处: 掌上百科 - PDAWIKI)

1 Like

^_^可以,不过这不解决根本问题。根本问题是:词典词条的评论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不扯理论而谈实际问题的评论者太少了,平时保持查词典而记录问题、解决问题的人太少了,这就导致词条评论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高校人员扯理论扯一大堆,看到一个小问题都能扯好久,不扯点时事、不发牢骚简直不可能,哈哈。谁实打实地关注问题本身、不讲废话?就说朱绩崧吧,自以为了不起,他到底有人什么个人成就啊?

我百度了一下,他写过几篇关于词典编纂的论文。

除了跟词典编纂者有关外,还跟出版社有关。
《品牌之道:商务印书馆》“孤军奋战”——一个人五年的日日夜夜里说,李华驹凭一己之力编译完成了《蓝登词典》,才有了后来的《大英汉词典》,还有张柏然的《新时代英汉大词典》。

AI时代的词典编纂者需要与时俱进,多想一想什么样的成果能独占鳌头、至少有点特色有些用处,别十年寒窗下来,别人用几十行python代码、简单加工就实现得差不多了。

还在卖弄祖师爷的理论规矩、手艺流派的,难道是要立志当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

中国人编的汉英词典能好到哪里去?期望值不应太高,不出错就可以了,无论是翻译还是写作,不可能拿了本字典就能完成的。编字典,编教材这种都是自娱自乐罢了。

这一点已经是不可能做到的了。能做到少出错,不出大错就谢天谢地了。

编字典本来就是吃力不讨好的,能编出来就不错了,所谓最大最全,不过是官媒吹捧出来的,相信就是幼稚了。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总要出个一两本英汉、汉英大词典,要不然有损大国的威严。至于英语学习者和使用者,当然不能靠查双语词典,只能多读多听多想多实践。

内容写得很实在 国内的词典差不多都有这个毛病 但是陆老神仙的词典也这样 让人觉得有些没有接受 不过 话说回来 人无完人 更何况是编者众多的汉英词典呢 更何况中国人学英语 对词语从来是只记其对应的汉语 而不知其所以然 如果学力时间精力等允许 最好是自己编 尽量做到完美 词典跟其他的东西一样 指望别人做好 怕是不太现实

对于别人 不好说啥 至于自己 我觉得应该摒弃那些浮夸的东西 好好认真做一点事情 至于最后是不是能成功 听天由命吧 一起加油 :slightly_smil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