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pan 版 四库提要 合作校对贴

你这个表的格式也许可以斟酌:是列避讳字,还是列有避讳字的词?

单说避讳字,没几个,就清朝几个皇帝的名字,加上孔子的名字。

假如是带避讳字的词,那就多,很难列完。

“修改理由”,有啥理由?避讳字本来就应回改。

实际上中华本是回改避讳字的,所以列了某篇某例,中华本假如改了,注明参看中华本某页就得了。

东里本说是要回改避讳字的,但是我就注意到有没改的,可能没对照中华本。

假如中华本有漏改的,那就需要论证是否是漏改,因为其实可能不是避讳字。

但是中华本是简体字,所以有些字(如“历”字),真看不出来,简化后就无所谓避讳了。

《汉语大字典》

⑮同“曆”。《廣韻·錫韻》:“歷,或作曆。”清朱駿聲《説文通訓定聲·解部》:“歷,字亦作从日,厤聲。”1.历法。推算年、月、日和节气的方法。《易·革》:“君子以治厤明時。”明余繼登《典故紀聞》卷十五:“舊制頒歷在十一月朔。”也指记载岁时气候的书册。如:日历;万年历。2.寿命。也指迷信的“天数”。《漢書·諸侯王表》:“故曰,周過其歷,秦不及期。”按:一本作“曆”。

问题是古代不分,但现代分得很清楚。

《四库全书总目汇订》3601
印存初集二卷印存元〔玄〕覽二卷(内府藏本)
國朝胡正言篆①。
〖彙訂〗
①“篆”,殿本作“撰”。

《钦定四库全书总目》1523
印存初集二卷印存玄览二卷①内府藏本
国朝胡正言撰。
东里本只改了“玄览”的标题,内文还是“元覽”。

〖三易洞璣 十六卷〗
聖人之不爲此。鑽仰亦已明矣。—>聖人之不爲此鑽仰。亦已明矣。

我看中华书局点校本修订版《史記》写的是“曆律志”
你觉得是古今字,不妨看一看百衲本《史記》或明代及之前的刻本有没有写做“歷律志”的

我不太明白你举的例子,我说的是

第一个ctext是乾隆四年的汉书刻本写的“歷”,避讳很正常
第二个不是刻本啊,还是得查原书吧。而且百衲本也是东拼西凑的,还得查校勘记那里是不是宋本原貌。

以上是汉书的例子。回到史记,金陵书局本应该避讳写“歷”的吧,估计不太可能是“曆”。倒是点校本知道是避讳就直接改了,我觉得没问题啊

如果我说可以参看中华书局点校本修订版《史記》修订凡例第八条,估计更火大了,哈哈。
就此打住吧。

1 Like

史记. 南宋黄善夫刊本
文件格式
PDF 高清+

史记 1-130卷.司马迁撰.裴骃集解.1656年汲古阁版
https://www.aliyundrive.com/s/HCiwxxKoa6n

汲古阁是明末清初文人毛晋的藏书楼和书籍出版处。

不用查了,是我记错了。《三国志集解》说的是《汉书》而非《史記》

《史记》点校使用了大量张文虎《校勘记》的成果,而张文虎根据自己的想法妄改不少,点校本基本全部依从。

尚书正义引文作“漢書律曆志”。

尚书正义单疏本(日本宮内庁書陵部藏宋刻孤本)尚书正义八行本(国图宋刻早印本)
你们怎么变得这么严谨了 :smiley:

有些图书馆还藏有四库全书总目纪昀稿本。

http://www.dl-library.net.cn/publication/pub_content.php?id=398&flag=12
還有天津、上海等圖書館也有稿本收藏。

浙本、殿本、粤本都是刻本。稿本是刻本出来前的草稿或定稿。是浙本还是殿本的稿本?估计连专家都未必能回答。

z-lib有以下几本:

翁方綱纂四庫提要稿
(清)翁方綱撰&吳格整理

《四库全书》提要稿辑存 1
《四库全书》提要稿辑存 2
《四库全书》提要稿辑存 3
《四库全书》提要稿辑存 4
《四库全书》提要稿辑存 5
张升

你有兴趣可以把这些也收了,不过我们校对《四库提要》电子本,肯定是不会去看稿本的。

真要研究得这么深入? :smile:

20-10-2022

〖永嘉八面鋒 十三卷〗
今觀其間多傳良平日之語。
傳良 —> 傅良
蔡蔚盈目。—> 薈蔚盈目

【<史部地理類前言>】
載方域山川風俗物產而巳。
而巳—>而已
按:全书共三条“而巳”,可以一概替换。这种刻本常见错字,不必出校记,直接改了就是。

〖古今貞烈維風什 四卷〗
巳自道之—>已自道之

“榖”(U+6996)是另一个常见的“坑人字”。日本版“榖”有43条。东里版多一倍。汉籍版只有一个。我用find and replace查看替换,无法断定的才查《汇订》。

替换完后,结论是:可以一概替换。除了本该是“縠”(韋縠)的字。

“榖梁”可以一概替换为“穀梁”。“陶榖”可以一概替换为“陶穀”。

〖中州雜俎 三十五卷〗
榖品果品
榖(U+6996)—>穀(U+7A40)

〖呂氏春秋 二十六卷〗
榖生於庭。
榖—>穀

〖靖康緗素雜記 十卷〗
載其辨榖陽一條。
榖—>穀

〖卻掃編 三卷〗
榖熟人。
榖—>穀

〖紫微雜說 一卷〗
又謂檀弓齊榖王姬之喪句。榖當爲告。
五榖不分
榖—>穀

〖錢子測語 二卷〗
其孫孺榖跋。
榖—>穀

〖碧里雜存 一卷〗
明董榖撰。縠有續澉浦志。
榖、縠—>穀
亦不可辦—>亦不可辨

〖清異續錄 三卷〗
韋榖才調集—>韋縠才調集
汉籍版作韋穀,也不对。

【費文通集選要 六卷】
許榖
榖—>穀

〖孫清簡公集 二卷〗
謀諸王百榖。
榖—>穀

〖董從吾稿 一卷〗
卷末有其子榖跋。
榖—>穀

【撫皖治略 一卷 撫楚治略 一卷 榖城水運紀略 一卷】
“榖城”皆替换为“穀城”。

〖薇香集 一卷〗
觀承字遐榖。
榖—>穀

〖貴耳集 一卷〗
居於蘇州端平中應詔三上書。—>居於蘇州。端平中應詔三上書。

1 Like

上面文章对该稿本的价值,以及和殿本、浙刻本的关系阐述的很清楚。

又如卷四十五史部正史类《史记》提要原稿作:“……三家尚存,明代国子监刊本取三家之注合为一本。”改后文字为:“……三家尚存,其初各为部帙,北宋始合为一编。明代国子监刊本……”,三家注《史记》,宋代、元代均有合注本,比明代嘉靖年国子监本要早三百年以上,此修正甚有必要。“北宋”之说是否正确,《史记》研究者曾有讨论 。浙刻本及武英殿本均如改后文字。

又如卷一九七集部诗文评类《老杜诗评》处夹一纸条,其文曰:“诗评五卷/宋方深道撰,深道,晋江人。官奉议郎、知泉州。旧本题曰元人,案:是编见陈振孙书录解题,确为宋人。题元人者误也。其书皆汇辑诸家评论杜诗之语,别无新义。”(如上图四)浙刻本及武英殿本均如改后文字。

浙刻本与武英殿本不同处,多是依原文而未依馆臣之修改。比如史部正史类三种书,一为《史记索隐》,原文为“此书本于史记之外别行,至明代监本合裴骃张守节及此书,散入句下,恣意修改”,馆臣修改为“此书与裴骃、张守节书同,散入史记句下者,明代监本恣意修改”,此处修改承上述第四项关于三家合注始于宋代之说而来,浙刻本未遵馆臣修改,显然没能体现馆臣后来更加近似正确之认识。二为《新唐书纠谬》,原文为“以讥切修等,大都近于吹毛索瘢”,馆臣进一步阐述为“以讥切修等。夫修史者但能编撰耳,至缮录刊刾,责在校雠,缜概归于修等,诚未免有意索瘢”。浙刻本未遵馆臣修改。三为《辽史拾遗》,原文为“莫疏略于辽。又辽时书禁最严,不得传布于境外,故十朝图籍澌灭无徵”,馆臣删削为“莫疏略于辽”,原文议论辽之书禁,或触动清廷禁毁之隐情,遂删之,浙刻本未遵馆臣修改。以上三书提要,武英殿本均据馆臣修改。

1 Like

忘了查东里版。通常我是几个版一起改。

你也改东里版吗?假如改,我发现只有东里有的错误时,也报告。

东里版是唯一的殿本电子版,所以是值得完善的。

刚刚又发现一些新的错误。

20-10-2022

【寧藩目一卷】
当作“寧藩書目”。这个只有百度国学版正确。日本版、汉籍版皆误作“寧藩目”。东里殿本误作“藩書目”——殿本刻本第一字甚模糊。由此可以看出《四库提要》多么难校对——连书名都难以弄得精确无误。

【清異續錄三卷】
稱黃魯直詩李侯畫隱百僚底冏卿。用下五字鐫一圖記。—>稱黃魯直詩李侯畫隱百僚底。冏卿用下五字鐫一圖記
白孔六貼—>白孔六帖
按:东里本“冏卿”误作“问卿”。“冏卿”见《汉语大词典》。

〖古詩紀 一百五十六卷〗
爲刊版於陜西。
全书“陜西”出现5次。将“陜西”一概替换为“陝西”。东里本、汉籍本都有同样错误。有的是“陜”字单用。

1 Like

要注意单用的情况。

东里本:
【全陜政要略四卷(浙江范懋柱家天一閣藏本)】
陜西省治次
陜—>陝
陜西—>陝西

全部替换没问题。这个字肯定是ocr搞出来的。

只五分之一的內容,僅供參考。全書預計 1600 * 5,體會到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隨无涯,殆已。

形似字重災區:宮、官,論、倫,壤、壞,妹、姝,傅、傳,價、債,遣、遺,崇、祟,寥、廖,侍、待,令、今,末、未,已、巳,常、帝,尸、戶,土、士,傳、傅,羲、義,繫、擊,續、績。

tycheck.tar (395 KB)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