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罗马时期有纸质书么?

[正在处理:)4A[_4NU1YG6MO[I}9_$1.png…

这幅画说是描绘的 古罗马著名政治家、哲人 西塞罗(Marcus Tullius Cicero,前106年1月3日–前43年12月7日)小时候读书的场景。

但那会有纸质书么?中国的三国时期已经是公元200年了,看的还是竹简。公元前100年的罗马有纸么?

1 Like

连一张图都传不好,你这是在troll整个论坛,浪费别人时间了。

The_Young_Cicero_Reading

别说罗马,古埃及有papyrus(纸莎草纸),到了公元一世纪,罗马发明了 parchment(羊皮纸) 和 codex,codex如下图所示,更多详情见: The mysterious ancient origins of the book - BBC Culture

Old_book_bindings_resize_md

5 Likes

中国人引以为自豪的四大发明(其实最初叫三大发明,纸和印刷本质是一回事),除了火药,其他在人类历史上实际上没那么大的重要性。欧洲素来就有纸莎草纸和羊皮纸,印度则有贝叶,唐僧取经驮回来的就是这玩意,便宜的纸原料和印刷之所以以前在欧洲没发展起来,是因为在文艺复兴之前,欧洲文化人、读书人比较少,没这个需要。毕昇早就发明了活版印刷,但事实上长期普遍使用的依然是雕版印刷。指南针呢,波利尼西亚人是历史上最杰出的航海者,东至夏威夷、复活节岛,西至马达加斯加,它们不需要指南针,靠的是天象、海潮、鸟迹等。

2 Likes

人类历史上真正重要的发现发明是:火,语言,定居农业,文字,炼铜,炼铁,蒸汽机,内燃机,电,电机,核能,计算机,互联网。

2 Likes

四大发明不是中国人自己吹嘘的,而是西方诸多学者推崇古代中国,先提出了三项伟大发明,后来又变成了四大发明。

纸莎草纸不是纸。papyrus可以用来书写,但它和我们通常认为的paper不同,稍微严谨一点的文献或词典都会把其解释为用于书写的material或sheet。

codex指的是book,与parchment完全是两个概念。

中国的指南针、旱罗盘传入西方在前,西方进一步的改良发展在后,没有指南针,欧洲的大航海可以做梦了。

波利尼西亚人航行依靠的是季风、星象、海流以及个人经验等等,遥远的航行可以看作只买了单程票,能不能到达目的地,能不能返回出发地,只有天知道。

一代又一代的波利尼西亚人,跨上了独木舟,挥别故土——如果那可以算作故土的话——义无反顾的驶向了茫茫大海。每每发现一个新的岛屿,就暂时停下来发展,待到时机成熟,又以此为基地,踏上新的征程。至于导航,完全就是没有导航,派出去100条船,可能最终有三五条船瞎猫碰死耗子到了另外的岛上,其他的船可能就被淘汰在深海里。

是因为羊皮纸贵,读书人才少吧。
想想要几只羊的皮才能凑成一本书。

1 Like

那画中的那个小孩看的是什么做成的书呢?三国时期的中国仍然在看竹简制成的书阿

你真想知道?有论文给你看 “论纸莎草纸的兴衰及其历史影响” http://rdbk1.ynlib.cn:6251/qw/Paper/294630 也有书给你看 《 古典时期的图书世界》 古典时期的图书世界 (豆瓣) 《古希腊罗马的图书与读者》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10589330/ (下载 古希腊罗马的图书与读者.pdf_免费高速下载|百度网盘-分享无限制

以下两个网站更是有无数相关英文论文和专著:

1464年的画,但画中的人物是前106年–前43年的人,怎么可能手捧如今天一样的书呢

看来网上很多人队历史的误解误读很严重啊靠,以前不少qq群都再吹水历史教科书是骗人的,看来是胡扯

中国历史书籍之丰富和历时记录之完整,是令世界上所有其他民族与国家瞠乎其后的,但可惜的是,这些史书很多算秽史和恶人、强人崇拜情结展现史,很多人不知道青霉素谁发现的,但各种帝王将相是张口就来。

简体中文写的那些所谓的历史教科书,当然都算秽史和骗人的了,繁体中文历史书也好不到哪里去,现代用英文写的一些关于中国的历史书还不错,比如徐中约的《中国近代史》。

起居录应该不会记录皇帝某一天阳痿不举,或者痔疮大发。

image

Writing board
ca. 1981–1802 B.C.
Middle Kingdom
On view at The Met Fifth Avenue in Gallery 109

Gessoed boards were used for writing notes or school exercises. Like the slate writing tablets of yesteryear, they could be used repeatedly, with old texts being whitewashed to provide a “clean slate” for another. This board still bears traces of earlier writing (at left). The main text is a wordy model letter that the student copied—and surely also was expected to memorize. His many spelling mistakes have been corrected in red ink by the teacher.

https://www.metmuseum.org/art/collection/search/544319

Twitter上看到的一张图片,转载一下。这是公元前2000年埃及中王国时期学生的一个写字板,可以涂一层白石膏再用,红色的标记则是老师的改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