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将息”一词想到的

为了交流便利,我一直是乐见推广普通话(Mandarin)的。汪曾祺在某篇前言里建议南方作家(尤其两广)抽空到北京小住,接触北京话,以改善写作,我也赞同。

最近重读水浒,看到“将息”一词,就是李清照词“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那个“将息”。这词,在生活中只听我妈(和她的同龄人)用方言说过。我日常也说方言啊,但发音早已向普通话靠拢,现在才发觉连遣词都跟上一辈人明显不同了。

发音向普通话靠拢,我举个例子,P在西南地区是脏话(当然很多年轻人现在用B代替P),老一辈人会把“批改”读作PeiGai,现在的人也不讲究了。

現在很多地方方言被普通話滲透、同化了,詞彙和發音都如此。長此以往,普通話一統天下了。當然有利有弊。

国外也是如此,美国英语的用法越来越多的进入英国英语。甚至法国年轻人也越来越多受英语影响(TV / Movie /Youtube)而被认为是在使用一些“不规范“的法语表述,Académie française 的专家们在大声呼吁要规范回来。
其实语言趋同没啥大不了的,通信交通商业的全球化使然。毕竟语言演化是社会发展交流的一个附带品,某种条件下语言也会分化。我个人希望这是个自然而然的进程,无论是趋同还是分化,没必要过多人为的干涉甚至强制。

有些东西需要被规范:比如无处不有的“温和”的震惊式标题;比如不合语法/逻辑的流行语,如“真香!”、“人间不值得”。不过这事儿网X办做不了,词典编辑也做不了,得靠成千上万的语文老师努力。

1 Like

Not big deal.

如果去翻敦煌或新疆那种特殊干燥环境下保存下来的唐代基层政府文书,里头今天看来很多奇特的词组搭配,却是当年原汁原味的惯常用语。每个时代都会有流传一时而如今已失传了的惯常用语,以前没有机构或者语文老师去规范,汉语不也发展成今天这样子?

不管某个惯常用语刚出现的时候是多么的不符合当时的规范,但只要它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沿用下来了,那它就成了今天的规范,比如成语。何况,大多数流行语是不会被沿用下去的。所以说,不必过分担心污染语言的问题。

交流是语言的首要功能。只要语言是自然演变的,就不容易引发跨地区跨时代的交流断层,而过度的人为干预或强制则可能引发更多的问题。

问题是,受众还在的话,一句不通的流行语湮灭了,另一句又冒出来。我只希望某一年开始,大部分污染物能自然地消失。长期嘛,长期来看,我们都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