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乐志记载的一首神诗

宋書-卷二十二・志第十二

右杯槃舞歌行。

巾舞歌詩一篇

吾不見公莫時吾何嬰公來嬰姥時吾哺聲何爲茂時爲來嬰當思吾明月之上轉起吾何嬰土來嬰轉去吾哺聲何爲土轉南來嬰當去吾城上羊下食草吾何嬰下來吾食草吾哺聲汝何三年針縮何來嬰吾亦老吾平平門淫涕下吾何嬰何來嬰涕下吾哺聲昔結吾馬客來嬰吾當行吾度四州洛四海吾何嬰海何來嬰海何來嬰四海吾哺聲熇西馬頭香來嬰吾洛道吾治五丈度汲水吾噫邪哺誰當求兒母何意零邪錢健步哺誰當吾求兒母何吾哺聲三針一發交時還弩心意何零意弩心遙來嬰弩心哺聲復相頭巾意何零何邪相哺頭巾相吾來嬰頭巾母何何吾復來推排意何零相哺推相來嬰推非母何吾復車輪意何零子以邪相哺轉輪吾來嬰轉母何吾使君去時意何零子以邪使君去時使來嬰去時母何吾思君去時意何零子以邪思君去時思來嬰吾去時母何何吾吾

1 Like

楼主这里曲高和寡啊 :laughing:

3 Likes

《公莫巾舞歌行》,首见梁沈约所撰《宋书》卷二十二《志》第十二《乐志》四。在《南齐书》、《乐府诗集》等书中也有收录,只是文字多少,与《宋书》稍有不同。梁萧子显撰《南齐书》卷十一《志》第三《乐》中所录《公莫舞辞》只有40个字:“吾不见公莫时吾何婴公来婴姥时吾思君去时吾何零子以耶思君去时思来婴吾去时母那何去吾”。宋郭茂倩编撰《乐府诗集》,所录《巾舞歌行》为304个字,较之《宋书》少“海何来婴”四字。

《巾舞歌诗》正文之后,有“右公莫巾舞歌行”七字。则舞名是“公莫巾舞”,歌诗为“歌行体”,也就是有关“公莫巾舞”的一首歌行体诗歌。全文308字。但是长期以来,语义不明,不知所云。意图破译者,不乏其人。影响较大者,一是逯钦立先生《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一书中为《公莫巾舞歌行》所加按语。认为“此曲当是西汉人形容寡妇之舞诗。其辞与后人咏陶婴之黄鹄曲极相类似也。” 二是杨公骥先生《西汉歌舞剧巾舞〈公莫舞〉的句读和研究》,认为此篇主旨乃是母子离别之辞,儿子外出经商,母子含泪作别。“它已经有了简单的故事情节,有了两个‘人物’(母与子),已具备早期歌舞剧(二人转,二人台)的样式。如从发展过程来看的话,那么,汉代《公姥舞》一类的歌舞剧,乃是我国戏曲的前身。”,“不难看出,巾舞是我们今天所能见到的我国最早的一出有角色、有情节、有科白的歌舞剧。尽管剧情比较简单,但它却是我国戏剧的祖型。在中国戏曲发展史上,它具有重要的价值。” 其后,赵逵夫、姚小鸥、叶桂桐、张洪宏诸先生也有研究文章,或者认为叙演儿子远方戍守三年,是与公、姥告别,乃是歌舞剧的演出脚本;或者认为是写妻子思念远行丈夫的一般歌舞,而非歌舞之剧。对于《公莫巾舞歌行》,迄今为止,仍然分歧甚大,很难说有一个令人完全满意的解读。戏剧家李渔在《演习部·授曲第三·解明曲意》说:“有终日唱此曲,终年唱此曲,甚至一生唱此曲而不知此曲所言何事、所指何人。”考虑到歌剧口耳传授的教学方式,以及古代教师导演等艺人们本身的文化水平逊色于文人士大夫,那么诗词文本在传唱过程中被以简代繁、同音假借、错讹白字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这给文本的解读又制造了极大的难度。

这里依据曲阜师范大学教授徐振贵的两篇论文,列出两种主要的对《巾舞歌诗》的解读方式:

一是将本文解读为歌剧剧本,即同时包含唱词和对中歌舞如何结合亦即怎样演出的说明文字。徐教授认为,“吾”、“何”、“婴”三字应该是“舞”、“合”、“应”三字的同音假借。“音”字代表人口所发出唱声,“声”为物(包括乐器)所发出声效。“转”、“起”、“南”字等表示歌舞演员表演时的转换方向。去除上述歌舞指示文字共107字后,剩下的201字可以组成如下文体:

不见公莫时,
公来姥时哺。
为茂时为来,
当思明月枝上吐。
来去哺为吐。
来当去城上,
羊下食草下,
来食草哺汝。
三年针梭来亦老,
平平门淫涕下哺。
昔结马客来当行,
渡四州落四海哺。
熇西马头想来乐,
道直无障渡汲水。
噫邪哺谁当求儿,
母意零邪骞蹇步。
哺谁当求儿母哺!
三斟一发教时还,
奴心意零意奴心。
遥来哺复相头巾,
意零邪相哺头巾。
相来头巾母复来,
推拍意零相哺拍。
相来推拍母复车,
轮意零,子噎咽。
相哺轮来母视君,
去时意零子噎咽。
视君去时视来去,
去时母思君去时。
意零子噎咽思君,
去时思来去时母。

其中徐教授根据文意确认了20个通假字(词),可供参考:
之(枝)、土(吐)、缩(梭)、度(渡)、洛(落)、香(想)、洛(乐)、治(直)、五丈(无障)、钱健(骞蹇)、弩(奴)、针(斟)、交(教)、排(拍)、使(视)、非(拍)、以邪(噎咽)。

第二种解读方式即认为全文直接就是歌行体诗歌,由于通假错讹以及没有标点,造成难以解读。徐教授根据语境,同时结合魏晋南北朝时已有诗歌的句法结构(如三字句的主谓结构、时间状语、动宾结构、状谓结构等),断句如下:

吾不见,公莫时,吾何婴?公来婴姥时,吾哺声。

何为卯时?为来婴,当思吾。明月之上转起,吾何婴?

吐来婴转去,吾哺声,何为吐?

转南来,婴当去。吾城上,羊下食草,吾何婴?

下来吾,食草吾哺,声汝和,三年针缩,何来婴?

吾亦老,吾平平。扪淫涕下,吾何婴?何来婴?

涕下吾,哺声西,结吾马,客来婴,吾当行。

吾渡四洲,罗四海,吾何婴?海何来婴?海何来婴?

四海吾哺声,熇西马头想来婴。

吾洛道吾治,五丈渡汲水。吾以邪!哺谁当求儿,母何意零邪!

骞蹇步哺谁?当吾求儿母。

何吾哺,声三针,一发咬时还弩心!意何零,意弩心,遥来婴弩心。

哺声复,相头巾!意何零何邪,相哺头巾,相吾来婴!

头巾母何何,吾复来,推拍意何零!

相哺推,相来婴,推非母何吾复车,轮意何零子以邪。

相哺转轮吾来婴,转母何!

吾使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

使君去时使来婴,去时母何!

吾思君去时,意何零,子以邪!

思君去时思来婴,吾去时,母何何吾吾!

上述文本同样包含徐教授认定的10个通假字(词):

茂(卯)、土(吐)、门(扪)、度(渡)、周(州)、洛(罗)、香(想)、钱(骞)、健步 (蹇步)、交(咬)。

则整体把握后可以看出,本诗内容以母亲为第一视角,叙述关于母子的相别相会,其主旨在于表达作者对母亲哺育之恩的感激思念。故《南齐书·乐志》才会有“建武初,明帝奏乐至此曲,言是似永明乐,流涕忆世祖云”的记载。

不过,上述解读仍然为一家之言,其中仍然存在不少有待商榷之处,不可因此完全认定本诗的内容已被明确解读,仍然有待后来人的研究努力,各位读者还需辩证看待。

1 Like

赞,好详细!!!

这个有意思,m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