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你讀過古籍中的經典故事/典故

古籍中感覺歷史小故事,典故挺多的,不妨分享你的發現。「注意」本 post 不是一個求書貼。儘量不要分享故事會之類的書籍。

我拋個磚:

1 Like

小故事还是喜欢聊斋 :joy:

1 Like

曹操年輕當個小官的時候

太祖初入尉廨,繕治四門。造五色棒,縣門左右各十餘枚,有犯禁者,不避豪彊,皆棒殺之。
二十四史-三國志-卷一‧魏書一 武帝紀第一 - 漢川草廬

後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時候,依然不變

操性嚴,掾屬公事往往加杖;夔常蓄毒藥,誓死無辱,是以終不見及。
卷第六十二・漢紀五十四・孝獻皇帝丁

最後就變成典故了

《廣韻》棓步項切:「魏志云曹操爲北部尉門左右縣五色棓各十枚」

《漢語大詞典》:悬棒(懸棒) 拼音:xuán bàng
曹操 除 洛阳 北部尉,造五色棒,悬门之左右,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见《三国志·魏志·武帝纪》。后以“悬棒”指严正执法。 唐 韦应物 《示从子河南尉班》诗:“立政思悬棒,谋身类触藩。”

https://sou-yun.cn/Query.aspx?type=allusion&id=8971&key=五色棒&lang=t

此外,曹操過世時

黃初元年
卷第六十九・魏紀一・世祖文皇帝上

春,正月,武王至洛陽;庚子,薨。王知人善察難眩以僞。識拔奇才,不拘微賤,隨能任使,皆獲其用。與敵對陳意思安閑,如不欲戰然;及至決機乘勝,氣勢盈溢。勳勞宜賞,不吝千金;無功望施,分豪不與。用法峻急有犯必戮,或對之流涕,然終無所赦。雅性節儉不好華麗。故能芟刈羣雄,幾平海內。

是時太子在鄴,軍中騷動。……

凶問至鄴,太子號哭不已。中庶子司馬孚諫曰:「君王晏駕,天下恃殿下爲命;當上爲宗廟,下爲萬國,柰何效匹夫孝也!」太子良久乃止,曰:「卿言是也。」時羣臣初聞王薨相聚哭,無復行列。孚厲聲於朝曰:「今君王違世,天下震動,當早拜嗣君,以鎭萬國,而但哭邪!」乃罷羣臣,備禁衞,治喪事。孚,懿之弟也。羣臣以爲太子卽位,當須詔命。尙書陳矯曰:「王薨于外,天下惶懼。太子宜割哀卽位,以繫遠近之望。且又愛子在側,彼此生變,則社稷危矣。」卽具官備禮,一日皆辨。明旦,以王后令,策太子卽王位,大赦。漢帝尋遣御史大夫華歆奉策詔,授太子丞相印、綬,魏王璽、綬,領冀州牧。

一個人死去之時,能有多少人發自內心為他流淚,不免反映了他的人生有多少價值。更何況宮廷政治,子弒其父者有之,先王過世,自己能當皇帝,高興都來不及了,怎會流淚呢。
曹操是個有情有義的人,令人喜歡啊!

曹老闆畢竟是個有理想的人,究其一生也不過是死了能題墓誌銘:「漢故征西將軍曹侯之墓」,至於加賜九錫封魏王,那屬於是歷史的進程了。

1 Like

推荐二位上 百家讲坛 :joy:

《尚書》之《金縢》篇記載周武王有疾,周武王胞弟周公以自身爲人質祭祀告天,換來武王病癒。周公將禱告之辭收藏于金絲所繞的小匣中,即爲“金縢”。后武王自然離世,周成王年幼即位,不能治國,周公遂行攝政之事。同爲周武王弟的管叔、蔡叔等勢力心懷不滿,便散佈謠言稱周公有意僭越稱王。周公爲避嫌,乃自行離開國都前往東方封國,並作《詩經·豳風·鴟鴞》一詩含蓄地表明自己的心意。後來管叔果然聯合殷商舊部的武庚發動叛亂,被周公率軍平定。

兩年后的秋天,周王朝境內發生異常自然現象,君臣皆恐。周成王開啓了金縢之書,並詢問周公禱告時在場史官,方知事情原委,泣涕不已,后親自出城迎回周公,天之異常也隨之解除。

在《尚書》一衆議論國家政治、法制的佈告之文中,《金縢》因爲涉及神鬼和超自然之事而顯得不倫不類,歷代有不少人懷疑其爲僞作。不過隨着《清華簡》的發現,其中《周武王有疾周公所自以代王之志》一文基本與《金縢》無甚差異,側面證明了《金縢》作爲《尚書》篇章的真實性。其中的神鬼之事當是著作本文的史官根據傳聞加以合理想象寫成的。

(下面引用的《金縢》文本經過我個人改寫,把我認爲當是通假字的字都用本字寫出來了,因此和傳世文本不同,僅供娛樂)

金縢

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為王穆卜。」周公曰:「未可以(chù)我先王。」公乃自以為攻,為三壇同(shàn)。為壇於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珪,乃告太王、王季、文王。史乃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疾;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不若旦多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爾子孫于下地;四方之民,罔不祗畏。嗚呼!毋墜天之降寶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即命于元龜,爾之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摒璧與珪。」

乃卜三龜,一習吉。啟(yuè)見書,乃并是吉。公曰:「體,王其罔害;予小子新命于三王,惟永終是圖。茲攸俟,能念予一人。」公歸,乃納冊于金縢之(guì)中。王()日乃(chōu)。武王既喪,管叔及其群弟乃流言於國,曰:「公將不利於孺子。」周公乃告二公曰:「我之弗辟,我無以告我先王。」周公居東二年,則罪人斯得。于後,公乃為詩以貽王,名之曰《鴟鸮》,王亦未敢(qiào)公。

秋,大熟,未獲,天大雷電以風,禾盡(yǎn),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與大夫盡弁,以啟金縢之書,乃得周公所自以為功,代武王之說。二公及王乃問諸史與百執事。對曰:「信。噫!公命,我勿敢言。」王執書以泣,曰:「其勿穆卜!昔公勤勞王家,惟予童人弗及知;今天動威,以彰周公之德;惟朕小子其親逆,我國家禮亦宜之。」

王出郊,天乃()。反風,禾則盡起。二公命邦人,凡大木所偃,盡起而筑之,歲則大熟。

1 Like

至於《詩經·豳風·鴟鴞》一詩,由於以前多數學者認爲《金縢》爲僞作,故解釋該詩詩旨時均不採納周公表露自己辛勤爲國而得不到理解之不易的說法,轉而進行其他方向的曲解。隨着《清華簡》的發現,《鴟鴞》由周公所作的權威性也得到印證。在此同樣引用全文,以重新體會周公之良苦用心(文本經過個人改寫,僅供娛樂):

(chī)(xiāo)

鴟鴞鴟鴞,既取我子,毋毀我室!

恩斯勤斯,鬻子之閔斯!

迨天之未陰雨,撤彼桑杜,綢繆牖戶。

今汝下民,或敢侮予!

予手拮据,予所捋荼。

予所蓄(),予口(cuì)(),曰予未有室家!

予羽譙譙,予尾脩脩。

予室翹翹,風雨所漂搖,予維音(xiāo)嘵!

群臣聚哭可能更多真心,“聚”字可见众人情感一致;但太子号哭就不见得真孝了,“号”字是不是别有意味呢?

2 Likes

我想本貼的意義不在於求書,而是分享大家的見解。自己覺得有趣都可以分享,不必侷限於一本書的定義。

剛好說到《清華簡》了,我就多嘴兩句,希望樓主見諒:若要論故事性的話,《清華簡》里就不能不提到《赤鸠集于汤之屋》一文。《赤鸠集于汤之屋》于2013年同《尚書》佚失篇章《傅說之命》、《周公之琴舞》等一起被發現,當同屬《尚書》篇章,其记载的是後來的殷商宰相伊尹离开商汤到夏朝當间谍的故事。此文可說是先秦時代的一篇小說,情節光怪陸離,甚爲怪誕,若果收錄在《尚書》中,只怕是比《金縢》更加不倫不類。
(以下引用文字來自網絡,未校正)

曰古有赤鸠集于汤之屋,汤射之获之,乃命小臣曰:“脂羹之,我其享之。”汤往囗。
小臣既羹之,汤后妻纴巟谓小臣曰:“尝我于尔羹。”
小臣弗敢尝,曰:“后其杀我。”
纴巟谓小臣曰:“尔不我尝,吾不亦杀尔?”
小臣自堂下授纴巟羹。纴巟受小臣而尝之,乃昭然四荒之外,无不见也;小臣受其余而尝之,亦昭然四海之外,无不见也。
汤返廷,小臣馈。汤怒曰:“孰盗吾羹?”
小臣惧,乃逃于夏。
汤乃魅之,小臣乃眛而寝于路,视而不能言。
众乌将食之,灵乌曰:“是小臣也,不可食也。夏后有疾,将抚楚,于食其祭。”
众乌乃讯灵乌曰:“夏后之疾如何?”
灵乌乃曰:“帝命二黄蛇与二白兔居后之寝室之栋,其下余后疾,是使后疾疾而不知人。帝命后土为二蓤屯,共居后之床下,其上刺后之体,是使后之身疴疟,不可极于席。”
众乌乃往。灵乌乃度小臣之喉胃,小臣乃起而行,至于夏后。
夏后曰:“尔惟谁?”
小臣曰:“我天灵。”
夏后乃讯小臣曰:“如尔天灵,而知朕疾?”
小臣曰:“我知之。”
夏后曰:“朕疾如何?”
小臣曰:“帝命二黄蛇与二白兔,居后之寝室之栋,其下余后疾,是使后棼棼恂恂而不知人。帝命后土为二蓤屯,共居后之床下,其上刺后之身,是使后混乱憨心。后如彻屋,杀黄蛇与白兔,𡊭地斩蓤,后疾其瘳。”
夏后乃从小臣之言,彻屋,杀二黄蛇与一白兔;乃𡊭地,有二蓤廌(屯),乃斩之。其一白兔不得,是始为埤,丁诸屋,以御白兔。

放寬心,各抒己見而已。故事、典故皆可,比如我一樓分享那個就是發生在生活中很平常的事嘛,像極了我們的同事抑或是同學的一言一行(事還沒有做,大話先說在那,結果很詼諧)。

願聞其詳啊,至少目前我個人掌握的資料來看,看不出 太子是不真心的哭:

1 Like

既然是小故事,请注意篇幅 :joy:

1 Like


赤鳩可以與尹至、尹誥編聯,構成完整的伊尹從桀逃到湯的故事

孟子曰:「盡信書,則不如無書。」
四書章句集注

說的就是赤鳩這類的篇章吧!

通鑑「 卷第八・秦紀三・二世皇帝下 」中 李斯針對 二世問責,馬屁怎麼拍怎麼是的典型,試看怎樣將己之過轉爲上之賢,李斯的結局一點都不冤啊:

陆机才多岂自保,李斯税驾苦不早,华亭鹤唳讵可闻,上蔡苍鹰何足道?
https://sou-yun.cn/Query.aspx?type=poem1&id=26043

且乐生前一杯酒~~~~

1 Like

这个网站第一眼看上去还不错,资料挖掘的确有些独到之处,不过一旦仔细想查点东西就蒙圈,版面太杂乱,驾驭复杂资料的能力不行,败在最后一里路。而且,深究起来很多字典都侵权了。

有沒有可能人家買了版權了。

可能性不大 _